By daddy, Fri, 2021-01-15

现在孩子读书,似乎不是孩子一个人在读书,而是拖着一家人在读书。这可是目前教育现状逼迫要求的。孩子写作业时,你得在边上候着,写字头歪了你得提醒;作业完成了你得检查;渴了累了你得提供食物……学有余力且精力充沛的妈妈们还会负责错题讲解,甚至开小灶。我终于明白了“父母是最好的老师”这句话的真谛。孩子如果聪明,那么亲子关系其乐融融;反之,就是鸡飞狗跳,反目成仇。

80后中国女性没有想到,“活到老学到老”绝对不是一句口号,古人诚不我欺啊!小时候自己好好学习,成年后辅导自己的孩子重新学习,不远的将来还得伺候孙子孙女的学习。我家太太也不免俗,孩子是亲生的,还是得陪。不过,陪的方式就有些“古典”了。一般妈妈陪在边上,有看书的,有刷手机的,有听音乐的……我家太太却在边上织毛衣。没错,就是80年代中国大妈的画风。太太已经织了快两年了,现在还是半成品。原本想织一件毛衣,织着织着发现工程进度赶不上孩子的成长啊。孩子天天在长高长大,你织完一件S号的,孩子没准要穿M号了。于是就改成织围脖了。我问太太:买来的不好吗?太太的回答简单粗暴:我就喜欢织毛衣!

By daddy, Tue, 2021-01-12

看到题目,也许你会认为,我们会去北方,因为那里有雪乡。白雪、红日构成的冰雪童话世界常浮现在我脑海中,我想把自己放进雪乡的冷冻层保个鲜。也许我们会去西藏,那边是雪域高原,冰川纵横,最富有神秘色彩的地方,我想去那边与天地对话。

不过,以上计划都没辙,因为孩子要上学,我们要上班。拜寒潮所赐,江南迎来了近年来罕见的极冷天气。我们不免俗,新年首场寻冰觅雪之旅就开始了。目的地是家门口的九峰山,从盛儿出生以来,已经爬了无数次,曾有一段时间每周都爬。山中的每个叉口,每个小景点都烂熟于心,成竹于脚了。

By daddy, Fri, 2021-01-08

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我们就打算买台打印机。结果是,四年过去了,还没有买。主要原因是楼下不远处有一家打字复印店,平常需要什么资料去楼下打印其实很方便。盛哥儿也在我面前经常嚷嚷,说班上同学只有他没有打印机了。我听了笑笑,总觉得打印机是鸡肋,放在家里还占地方。不过,这次有一个理由说服了我和太太,决定立即买——如果疫情变严重了怎么办?楼下打印店也会关门,也有可能同上学期一样,进行线上学习,这样的话打印机就成了学习的标配了。打印机价格普涨就是从去年疫情爆发后开始的。这回就不犹豫了,赶紧下单买了台带wifi的黑白激光HP打印机。这样,即使娃一个人在家,我们也可以进行远程手机打印,随时随地给娃布置作业。

哈哈,盛哥儿看到这台作业打印机不知有何感想。

By daddy, Thu, 2020-12-31

每年接近盛哥儿的生日,我们总有一丝紧张,怕他又生病了。因为小时候经常在这个月份生病。太太称之为生日魔咒。不过,我认为,12月份本来就是传染病高发季节,生病概率本来也比其他月份要高。这个月生病也是正常的。

早上,看他开心地上学去了,我们还很开心,以为今年会熬过这个魔咒。结果,晚上回来就说肚子痛,愁眉苦脸的样子,生日蛋糕也不想吃了。我们很疑惑: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并没有着凉,也没有吃过可疑的食物,没有发烧,只是肚子绞痛。更为惨的是,当天作业特别多,盛盛一边捂着肚子,一边费劲地写作业,直到十点才完成。当然这点还是要给他点个赞的。神奇的是:第二天醒来,盛盛的肚子不痛了,我们更疑惑了,太太开始往迷信的方向想问题。我觉得大概率是成长引起的肠痉挛吧。

盛盛问我到底是什么原因啊。我告诉盛盛:就像蚕宝宝长大要蜕皮,你长大了一岁,身体在变高变壮,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出现偶尔的痉挛,这就是生长痛啊,痛过后你会变得更强壮。

 

By daddy, Thu, 2020-12-17

吃完饭,太太让我去门卫拿电子秤。

我很疑惑,问:你买秤了吗?

太太轻描淡写地说道:没有,人家送的。

我更疑惑了:还有人送秤的?

太太得意地嘿嘿一笑:瑜伽课老师送的,她没把我忘记啊。

我使劲地回想,终于想起半年前太太曾今报过瑜伽课,不过只上过一节课。我说:别人是买瑜伽课送一台秤;您可是买一台秤送瑜伽课。

哈哈哈哈,我还依稀记得太太第一节课上完回来的痛苦状:走起路来像蟹爬,躺下来全身痛,似乎感觉全身的骨架被拆开了又装上。等到第二次去上课,就有点想退缩了,课前一直在挣扎,到底要不要去,最后不知什么事情没去成。到第三次上课了,又开始挣扎去不去,这时又怕人家进度快跟不上,最后来问我的意见。我直截了当告诉太太:别去了,早点“止损”吧!因为之前学书法也差不多状况,唯一的收获是:面积不大的家里多出了两套一模一样的字帖和文房四宝。

By daddy, Wed, 2020-12-16

网上买了个小工具,把一块2002年买的旧硬盘给复活了,尘封了多年的资料又重见天日了。里边的内容包罗万象,有各类游戏,有做成exe形式的电子书,有台湾出口的阿贵系列flash,有我的旧照片,有我的学习资料,有从各处搜集的mp3,还有一些不可名状的图片、视频……把40G的小硬盘塞得满满当当,安装的操作系统还是Windows2000。读取的时候,咔咔声不停响,我好担心这块硬盘随时会歇菜,赶紧把一些有意义的资料拷了出来。

By daddy, Tue, 2020-12-15

盛哥儿放学回家路上,总会跟我讲一些学校里发生的“状况”,比如某某做作业不认真,被老师骂了;某某把水杯打翻了,桌上全是水;某某不知怎么搞得,在地上乱爬;某某又趁人不注意在偷东西了;某某学霸这次没有考好;某某的成绩才多少……说得非常起劲,只是从来不提谁被表扬了。这个时候我一般都不发话,侧着耳朵听他讲完,既然你讲得这么津津有味,我是不会来打断你的。等他全部讲完了,我会不经意地提一句:有谁被表扬了吗?有没有人比你厉害的?

By daddy, Mon, 2020-12-14

不知道何时起,盛哥儿一直惦记着我经常坐的座位。我在哪里坐过,他也想坐一下。特别是每次吃饭前,盛哥儿就想抢我常坐的餐桌座位。只要我稍微慢一步,他就坐上了象征着“老大”的那个位置,而且坐得笔直,很有精神,好像自己真的成了老大一样。盛哥儿的想法很朴素:我,盛盛,就是想当家里的老大!

因为,太太有时候会跟我讲,儿子想挑战我在家庭的地位。他千方百计想战胜我!我去!想篡位啊,你还嫩着点呢,哈哈。

虽然我不在乎坐哪个位置,但是既然你这么看重那个位置,那么对不起了,我要“使坏了”。每当我看到盛儿一本正经地端坐在“老大”这个位置上,我故做生气状,呵斥他赶紧让开。他满脸委屈地看看我,又看看妈妈,嘴巴嘟哝着:明明是我抢来的。见他还不起身,我只能用蛮力把他赶走。他就不高兴了,眼泪也开始在眼眶中打转。太太在边上趁机开始“教育”,给他猛灌鸡汤:盛盛,好好努力学习啊,强身健体啊,打败爸爸……以后这个位置就是你的。

另外,为了学习爸爸的“好榜样”(爸爸是没办法呀,家务活总得干点吧),盛哥儿提出了"非分"的要求:他决定每天晚上由他来盛饭,由他来洗碗。我听到这个“感人”的消息后,不禁乐了,暗自偷笑。原来盛饭洗碗还能提升家庭地位呀!

By daddy, Wed, 2020-12-02

太太总觉得日记放在网上不靠谱,说不定哪一天网络故障,所有的日记都找不到了。太太说得没有错,写了十多年的日记,我用什么平台,什么平台就出问题。最开始用msn space,没几年就关闭了。后来用百度空间,没几年也关闭了。接下来用过wordpress建站,由于服务器在国外,访问速度实在受不了。接下来用静态网站farbox,起初用得挺好,不过需要关联dropbox,但后来国内无法访问dropbox了,我也只能放弃farbox……每一次迁站都是巨大的工作量。现在这个站已经用了快五年了,希望能稳定吧。不过,做成电子书也好,不管网络环境如何变,存在本地的电子书,打印出来的实体书总是不会把数据丢失的。做电子书也是一次重新回顾,整理照片的过程,工程量浩大,平均四天才能做一本(一本就是记录一年的日记)。预计到2021过年前完成吧。
20120201